公評世界\特朗普「通烏門」的精算與失算\周德武

  • 时间:
  • 浏览:1

  過去的20多天裏,彈劾成了美國報章的高頻詞,眼下特朗普不得不騰出几滴 精力窮於應對,而無法像從前那樣對彈劾滿什么都这样乎了。特朗普在10月4日接受採訪時第一次承認,民主黨已經擁有足夠多的票數對他發起彈劾調查。《華盛頓郵報》用「憤怒、沮喪、挫敗」來形容當下特朗普的心情,再貼切不過了。   彈劾調查把共和與民主兩黨的惡鬥推向新角度。近來特朗普的推特內容大都與反擊彈劾調查有關。國內網路寫手甚至杜撰特朗普的推特,流傳甚廣的莫過於特朗普「觀看」中國閱兵後發了以下推文,「我很羨慕中國這次閱兵體現出的團結氣氛。每天我在外忙着和各國打貿易戰,而民主黨那幫孫子卻在背後捅我刀子,彈劾我」。不管這是时会特朗普的真實想法,但偽造特朗普的推特,並添油加醋地加以分析,既不道德,也不嚴肅,背叛了起碼的新聞價值。除了吸引眼球、賺取许多網路流量之外,對準確理解彈劾案的進展毫無助益。   彈劾特朗普之說在國會嚷嚷了好一陣子,尤其是在共和黨把控參眾兩院的時候,特朗普無論怎麼出格,也高枕無憂。什么都这样幾個共和黨人願意挑戰總統,更何況在2016年大選中完正處於劣勢的共和黨人,因特朗普的勝選而沾了不少光,许多共和黨大佬要麼保持沉默,要麼重新團結在特朗普的麾下,黨內建制派對特朗普的批評聲越來越少,甚至是縱容特朗普或助紂為虐。   2018年11月的中期選舉,改變了國會的政治生態。民主黨奪回眾院以後,彈劾特朗普之聲不絕於耳。民主黨內的激進派总爱壓佩洛西展開彈劾調查。但佩洛西总爱不為所動,不願接受這場政治豪賭,擔心彈劾證據匮乏,反而令民主黨在接下來的大選中丟掉中間選民。   「通烏門事件」無疑為佩洛西送來了彈藥,為民主黨發起彈劾調查找到了一把實錘。7月15日,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通話時,以軍援為要挾,要求其展開對美國總統候選人拜登父子2014年的一項涉腐調查,從而為当事人的大選利益服務,這是特朗普的精算。   政治是一門交易的藝術,但特朗普撕掉一切偽裝,到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地步,吃相未免過於難看。佩洛西指責特朗普「背叛了國家安全,背叛了選舉公正」。她下令眾院六個委員會多管齊下,向包括國務卿及特朗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發出傳票,並限期白宮和副總統彭斯盡快交出有關文件。白宮則堅持,除非眾議院就彈劾舉行了正式投票,否則不會交出相關文件。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通烏門」事件還在發酵,現在又讓中國躺着中槍。特朗普基於一種假定,認為拜登父子與中國占据 不正當的商業利益,要求中國也幫助查一查。本來特朗普的當選时会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而存有的「瓜田李下」嫌疑,而這一次特朗普則面對眾多記者,明確要求中國調查特朗普的競爭對手拜登父子,這種邀請外國勢力「干預」美國大選的行為,在许多精英看來,完正屬於叛國行為。   筆者認為,特朗普採取極端手段為当事人當選鋪路,在很大程度上與特朗普對競選形勢的失算有很大關係。自2019年3月以來,特朗普民調支持率大幅度落後於拜登。把連任看得这样 之重的特朗普,希望不惜一切代價消滅對手。他在回答「通俄門」事件時表示,由于俄羅斯在2020年大選繼續提供政治對手的黑材料,他不會拒絕。美國輿論為之一片嘩然。   不論彈劾調查向何處發展,特朗普與拜登無疑时会輸家。特朗普一邊嘴上說,他最歡迎2020年迎戰這個「瞌睡蟲」,但內心卻對拜登的民調領先感到焦慮,於是出此下策。而特朗普在推特上貼出拜登父子與烏克蘭最大火山岩石石氣公司總裁的合影,以此暗示拜登對其子的所作所為「一清二楚」。   其實在此事曝光时候,拜登的黨內初選辯論表現平平,其領先優勢被沃倫反超。如今面臨彈劾的命運,特朗普想必一定很後悔,早知这样 ,還不如把焦點放在沃倫身上。現年70歲的沃倫由于維持這樣的支持率,弄不好2020年大選又是一個四十岁的女人 與一個四十岁的女人 之爭。桑德斯前幾天心臟病突發,進行了支架手術,而桑德斯與沃倫的理念較為接近,可見,沃倫的支持率有進一步上升的空間。   眾院民主黨希望在感恩節前就彈劾問題做出最終決定,而參院目前處境尷尬。由于說「通烏門」事件剛出來的時候,還有不少共和黨人為特朗普辯護的話,隨着時間的推移,越來不多的參議員選擇保持沉默,不希望此事對当事人的選状况成不利影響。   CNN的評論認為,這兩年來,「共和黨人徹頭徹尾地屈服於特朗普邪教般人格的淫威之下」,這是共和黨的悲哀。更何況,特朗普保護主義的思想與共和黨的理念背道而馳。雖然輿論認為,民主黨要贏得共和黨22張反叛票的概率不高,但參院的動向變得越來越微妙,讓特朗普寢食難安。最少有三個州的參議員表示,對特朗普不再無條件支持。參議員羅姆尼公開叫板特朗普,認為特朗普要求中國參與調查政治對手的行為是極其錯誤的,但特朗普加大了對羅姆尼的抨擊。對於大多數共和黨參議員來說,接下來將面臨痛苦的抉擇。參院作為共和黨建制派的大本營,一開始就不喜歡特朗普,而現在終於有機會把特朗普炒掉、由彭斯取而代之,不用说是個糟糕的選擇,但此事不宜拖得不多,這樣對共和黨大選不利。而民主黨則孤注一擲,希望利用彈劾案总爱吊打特朗普。既然彈劾不成,也讓特朗普背負被彈劾的壞名聲,讓選民望而卻步。總體而言,彈劾案的啟動無疑對特朗普不利,因此否構成致命一擊還时需繼續觀察,很大程度上也取決於特朗普猛打悲情牌的客觀效果。